当前位置:环卫科技网首页>环卫百科>文章正文

垃圾,从乡村到城市

2015-06-22 19:43 环卫科技网 汪民安

  

  在古老和原始的乡村,人们的用品常常被反复利用。衣服甚至可以被一代一代人接着穿下去,父亲穿过的衣服可以给儿子穿,哥哥穿过的衣服可以给弟弟穿,弟弟穿过的衣服可以作为碎片来擦洗家具。这些物品,在尽量地延长自己作为功能性用具的时间。在农村,物品总是要把自己耗尽,直至破旧的状态——这使得它们转化为垃圾的时间充分地延长,从而将垃圾的生产效率大大降低,垃圾的数量也因此最小化了。在农村,垃圾的主要成分是粪便和食物,由工业制成品所构成的垃圾并不多见,农村的工业垃圾和无机垃圾相对较少。而以粪便和食物为主的生活垃圾,可以转化为肥料,人们将它们搜集起来,让它们发酵,进而送到田野之中(剩余的生活食物可以用来喂养家畜)。在严格意义上,这些粪便甚至不能称为垃圾,因为这些粪便自诞生起就被看做是有用的,是肥料的一部分,是土地的食物,是植物再生产的催化剂。这些生活垃圾,一开始就置身在一个功能性的链条之中——是整个农业生产再循环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要素,是促成大地上的植物四季轮回的一个肯定性要素:粪便养育了禾苗,禾苗养育了身体,身体诞生了粪便——粪便从来就不是无用之物。那么,它们到底是什么?雨果回答说:“是开满鲜花的牧场,是青青的草地,是百里香,是一串红,是野味,是牲畜,是傍晚健硕的牛群发出的满足的哞叫,是清香的干草,是金色的麦穗,是您餐桌上的面包,是流淌在您静脉中的热血,是健康,是欢乐,是生活。这是神秘的造物主的意旨,它要用垃圾改变大地,改变蓝天。把垃圾归还土地,您就会获得富足。让平原得到营养,人类就会收获粮食。”

  但是,雨果只说对了一半,如果这些东西在现代城市中,它们并不是“食物”,因为在城市中,大地消失了。由水泥构筑的城市无法消化这些“食物”。这主要是由于城市表面被水泥和砖石包裹起来。城市作为一个被包裹起来的整体,因此具有强烈的排斥性。水泥砖石几乎同任何物质都无法融合。它如此的坚硬,不可穿透,容忍不了任何的杂质,这是它和泥土的根本区别。城市中的物体一旦离开了它恰如其分的功能位置,一旦溢出了自身的语法轨道,那么,它注定和城市的坚硬表面格格不入,一定会成为城市的剩余物,从而具有变成垃圾的潜能——砖石水泥表面同所有的物质都会发生固执的冲突。城市如此的硬朗(城市中的人比乡村中的人更担心孩童摔跤),以至于它必须留出专门空地来栽种植物——城市中出现了大量的人工化的绿化带。这些绿化带主要是为了保持对城市水泥砖石的平衡,它们让硬朗的城市变得柔软一点,让灰色的城市变得丰富一点,让僵化的城市变得活泼一点。这些植物绿化带点缀在庞大的高低不一的混凝土结构中,稀释了城市的硬朗和单调,但是,它们稀释不了城市的杂质,也无法融化和吞没城市的垃圾。一个典型的现代城市,就是在巨大的钢筋水泥身体上不时地抹一点绿色。但是,这些绿色、这些植物,也是被精心制作和培养的,它们并非在城市中恣意而汹涌地繁殖起来。它们和城市中的建筑、街道一样,也是被规划和被组织的。这是一些被设计的植物,它们靠的是人为的喂养和修剪(有一大批工人伺候它们),即便它看上去活泼欢跃,具有植物本身的勃勃生机,但是,它们还是具有一种人造的总体性——这些绿化带被如此有序地设计,它们的每个环节都得以构思和剪辑,每个环节都有一种自主的饱满性,而且每个环节依附于一个更大的绿化单元,而每个绿化单元又依赖于一个更大的城市的局部。这样,植物成为城市的一个有机部分,它完美无缺地镶嵌在城市的表面。这些植物带,不像是长在城市之中,而是像绘画一样被刻意地画在城市的表面。无论是这些绿化带内部,还是绿化带和建筑街道的嫁接,都是完整的——它们之间没有空隙,也就是说,没有垃圾生存的空间和土壤。水泥砖石接纳不了弃物,同样,绿化带也接纳不了弃物(许多绿化带甚至不接纳人,它们拒绝人的行走,它们只是人的背景或者供人观望)。现代城市将土地掩盖得如此的完满,以至于让废弃物无处容身。也就是说,废弃物不得不在这里以多余的垃圾存在。乡村土地可以消化的东西,在城市中却只能以垃圾的形象现身。城市越是被严密地包裹住,越是容易生产出剩余的垃圾;城市越是被精心地规划,垃圾越是会纷纷地涌现。

  这样,在乡村中,粪便并不构成垃圾,但是在城市中,粪便差不多是垃圾的代名词,包含了垃圾最大、最深邃和最意味深长的语义。它不仅无用、累赘、肮脏,更重要的是,它对身心和健康充满着威胁——这或许就是垃圾的全部语义。在城市中,人们对于粪便避之唯恐不及。事实上,在农村,不仅粪便被归纳到事物功能性的链条之内,而且有关垃圾的意识非常淡薄,农村不仅缺乏工业机器制造出来的无机商品,也因此缺乏这样足够的商品耗尽之后的无用垃圾;另一方面,农村少量的人口却占据着广阔的面积,这使得有限的垃圾很容易被无限的田野所吞噬和利用。垃圾不会形成一个庞大而又令人触目惊心的形象——巨型的垃圾场只能盘踞在大城市的四周。除了粪便、剩余食物这类生活垃圾之外,在很多城市中被视作是垃圾的东西,在农村中却从来不被看做是垃圾,比如泥土、树叶、菜市场的残余物以及所有死掉的动植物——城市平滑的水泥地面无法吞噬它们,只能将它们作为异质物排斥掉。相反,它们却可以自如地渗透进农村的土地之中——落叶在乡村从来不被看做是垃圾,但在城市中却总是环卫工人的目标。

  因此,垃圾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城市自身制造出来的,是城市排斥性的硬朗表层结构所创造出来的。更为重要的是,城市庞大的人口密度,产生了大量的剩余垃圾——垃圾总是人为的,总是与人相伴生——有多少人,就会产生多少垃圾。人口密集的地方,垃圾也会密集。这就是为什么垃圾总是困扰着城市的原因。就此,我们甚至可以说,垃圾的问题,就是城市的问题。一座公厕。

一座公厕。垃圾和处理垃圾的垃圾箱、厕所等都是城市消化垃圾的器官。

垃圾和处理垃圾的垃圾箱、厕所等都是城市消化垃圾的器官。

来源:广西城镇建设

版权声明:本网注明“来源:本站(或本站整理)或环卫科技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等信息,版权均属本网所有,如若转载,请注明来源。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。

论坛bbs

推荐阅读